學苑新報、學苑教育官方網站
  您好,尚學苑歡迎您!訂報熱線:0311-86666565
被歷史反復檢驗的人們

作者:李顯坤     來源:網絡    2016-07-04

 
  先賢祠有一個令人一時不能理解的現象。許多人亦是偉人和有重大成就者,諸如巴爾扎克、莫泊桑、笛卡兒等輩,都享譽世界,卻至今仍不得入其門。而伏爾泰與盧梭在這里可謂備極哀榮。這兩位思想家不但安葬在整個地宮的最中心、最顯赫的位置,而且各自享有一個大墓室,棺木高大、精美。盧梭恰巧與伏爾泰面對面,倒真像是一個歷史的玩笑:兩個生前的論敵,死后依然近距離地長相對視。
 
  伏爾泰的棺木前面聳立著他的全身雕像,右手捏著鵝毛筆,左手拿著一卷紙,昂首目視星光燦爛的夜空,似乎是在寫作的間隙中做著深邃之思。棺木上鐫刻著金字:“詩人、歷史學家、哲學家,他拓展了人類精神,他使人類懂得,精神應該是自由的。”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理想,適時催生了法國大革命。
 
  盧梭一切思想的理論基礎是他的自然法則理論。為師法自然,他的棺木外形被設計成鄉村小寺廟模樣。廟門微微開啟,從門縫里伸出一只手來,手中同樣擎著一支熊熊燃燒的火炬,象征著盧梭的思想,同樣點燃了革命的燎原烈火。
 
  不遠處,安息著維克多·雨果,一個曾因反抗專制而流落他鄉的斗士。辭世后,法蘭西人民為他舉行了國葬。入葬先賢祠的前一天,他的遺體專門在凱旋門下停靈一夜。
 
  歷史小說家大仲馬的骨骸,2002年從老家的墳塋中起出,遷葬第二十四號墓室,與雨果和左拉同處。當時主持儀式的希拉克總統依然動情地說:“今天,亞歷山大·大仲馬將不再孤單,人民大眾的美好記憶和幻想將永遠伴隨著他。”
 
  當然,這般神圣的地方,科學家也理當有一席之地。居里夫婦之外,還有數學家拉格朗日等人。儉樸的墓室、簡單的介紹,一如他們平實無華的品質。
 
  似乎是一種定例,這些偉人們,往往都是逝世幾十年,甚至上百年后才能得以遷葬先賢祠。這就等于明確地布告于天下了,只有那些真正經得起歷史反復檢驗的人,才有資格長眠于此。如此的嚴格和慎重就是要告訴法國的下一代,應該提倡何種精神、尊崇什么樣的人。
 
  是的,得給歷史以時間。中國先賢掛在嘴邊的“隔代史,當代志”,其實就是對這一問題有尺度的把握。
 
  先賢祠在建立之始,還立有這樣一條鐵律,凡經不住歷史檢驗者,一旦發現問題,便不能在此入土為安,會被毫不寬容地“請出去”。法國大革命中第一個匆匆入葬先賢祠的革命黨人奧諾雷·米拉博,人們在1793年發現,他曾經從國王那里收受過巨額錢財,他的靈柩便很快被移走了。
 
  法國當代歷屆政府的主要領導人,身后沒有一個葬入先賢祠。戴高樂將軍可以說是法國一位偉大的政治家,2005年,法國國家二臺舉行了“法國十大偉人榜”的評選,戴高樂以極高的票數當選為法國歷史上最偉大的人。可戴高樂本人很早就對后事做了安排,表示身后要與他那位因患病而不幸早亡的愛女安娜葬在一起。所以在他去世之后,出于對其本人意愿的尊重,至今也未有人提議把他的遺骨遷入先賢祠。
 
  舉世無雙的拿破侖,曾為法蘭西共和國帶來了無上榮耀,法蘭西共和國的人民也始終愛戴這位法蘭西戰士。因諸多原因,他也未歸葬先賢祠。1840年12月他的遺體運抵巴黎后,靈柩通過凱旋門,安葬在與先賢祠同在塞納河南岸的榮軍院里。這是遵循了他曾留下的遺囑:“我愿我的身體躺在塞納河畔,躺在我如此熱愛過的法國人民中間。”
 
  先賢祠的一面墻壁上面鐫刻著很多寂寂無聞愛國者的名字,也不乏一戰、二戰中為國捐軀的烈士的英名。其中一戰共560名,二戰共197名。毫無例外,這些都是在戰爭中為國捐軀的作家的名單。《小王子》的作者圣·埃克蘇佩里當然就在其中。兩次世界大戰中為國捐軀的英雄何止成千上萬,為什么這里只有作家呢?而且他們大多數人的事跡,或者作品并不為世人所知,故而簡單到既沒有華麗的言辭,也沒有傳奇的經歷,只有描了金的姓名。大概法國人一直把作家看作是“個體的思想者”,這樣更能夠象征一種對個人思想實踐的尊重吧。
精華推薦
盤古網絡

版權所有?河北尚學苑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 地址:河北省石家莊市廣安大街91號世紀方舟大廈B座16層 

電話:0311-86666565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ICP備案號:冀ICP備18028968號-1 主體:河北尚學苑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:盤古網絡[定制網站]

上海市福彩中心